孝美

第一個想到你

結束的今天的最後一個錄音的時候已經很晚了,小野走在人煙稀少的街道,許多店都已經關門了,看到了一間甜甜甜甜圈店開著,不自覺地走了進去
「歡迎光臨」
走進了店裡,看了看,隨便買了一些,便靜靜地走回家
「我回來了」
走進家門,回答他的是寂靜的空氣
迎接他的是因為聲響而起床的貓,「娘桑~對不起這麼晚回來」蹲下來摸了摸貓咪,正想要把他抱起來是貓咪卻不領情的走掉了
「哈哈,一直被娘桑討厭呢,娘桑果然最喜歡爸爸了吧」
腦內浮現了這句熟悉的話
小野也不惱的到沙發坐了下來,打開了他的晚餐,卻發現自己買多了,而且都是神谷喜歡吃的口味
邊吃著邊想到神谷吃的時候露出的表情
「吃太多不健康,明明是這樣說的,自己也一直吃,小野你真是的,我也要」
如果那人在的話,一定會這樣說吧
睡前用手機看了一下明天的行程後,明明應該快點睡覺的,卻一直盯著手機的收件匣,彷彿在等著傳來的簡訊
但不會就算這樣也不會有人傳來
就這樣慢慢的入睡了

早晨起床後,小野稍微洗漱了一下,便開始做早餐
在偶爾有空閑的早晨,小野會自己做個簡單的早餐
而在做的差不多時,那人會睡眼惺忪的走到自己身旁,對自己說:「我的咖啡要多一點糖」
「好好,去洗把臉吧」
這樣邊想著,做完是小野發現才自己多做了一份
苦笑了一下,無聲的吃完自己的那份,收拾收拾後便出了門
「我出門了」

慢慢的到了地點,還是比約定時間還要早的到了錄音室,只見錄音室空空無人,只有幾位斯達夫進出
和稍微打了招呼後,小野隨意的走到一個座位,拿起了台本,專心的看著
看著看著,卻有一種不習慣的感覺,總覺得跟平時有些不同
腦中冒出的是那人的模樣,小野不禁嘴角上揚
是塗鴉呢,以往看著看著就會發現的『驚喜』,而現在面對這一片乾淨的台本,終會有種不對勁呢
而且往往抱怨,會終會得到大叔的一句「這可是前輩的溫柔啊,要珍惜啊」
,想起這些小野露出微笑

「辛苦了,那我先走了」被著背包,小野走出錄音室,結束了最後一個工作,到了便利商店,隨意的買了晚餐,也順便買了娘桑的糧食
「我回來了」
走進了幽暗寂靜的客廳,腳旁感到毛毛的東西走過,「娘桑一個人很寂寞吧,我幫妳買糧食回來了喔」小野抱起了娘桑,不斷的蹭著
只見娘桑掙扎著,小野也沒有勉強他,把他放下,就開始吃著晚餐
忙著忙著,差不多深夜了,小野看這無味的節目,沒有睡意
過了一會,還是決定回房間躺著
突然發現地上落了一件衣服
「奇怪,為什麼衣服會在地上」
拿起來看了下,原來是前些天落下的,最近突然發生事,都沒時間整理,連衣服掉在地上都好多天都沒注意
是那人的衣服呢,真的比自己的衣服還要小很多呢,他一直很瘦小呢,要多吃一點才行啊
上面的味道,淡淡的
小野抱著衣服,想享受那人的溫暖
「喵~」
「娘桑,過來吧」
小貓慢慢的靠近,似乎有點為剛剛的事感到愧疚
小野輕柔的摸著,看著貓便握著衣服,「看來我跟你都已經無法來裡開他,你也很寂寞吧」
無聲的夜晚,小野無聲留下了淚
「鈴鈴鈴—」
電話突然響起,小野慌忙的接起
「喂,抱歉怎麼晚打來,你睡了嗎?」電話那頭傳來了令人熟悉的聲音
「沒事,等等我才要睡,浩史那邊怎麼樣了」
「我差不多明天下午就回來,沒有什麼大問題」
「太好了,我本來很擔心伯母有什麼事」
「一開始真的嚇死了,之後他精神好了,就開始要我快回去,不要在這又沒什麼是,真是的」
「…浩史」
「嗯?」
「我很想你,一直都在想你」
「無路賽,我明天就會回去了啦」
「話說你什麼時候要跟我一起去高知啊」
「? 要幹嘛」
「見父母啊」
「小野大輔,信不信我現在就可以回去打你,你就知道了」
「啊啊我先睡了,浩史晚安,愛你喔」
「晚安,巴嘎」
—————————————
今年二月的時候寫的
現在看覺得羞恥喔
一直沒放上來
當時是聽到了韋禮安的第一個想到你所以寫了這篇

The Ordinary day三十題-難得輕鬆的假期早餐

1.難得輕鬆的假期早餐
窗戶旁小鳥吱吱聲,路上車子的呼嘯聲,外面充滿了熱鬧的聲音,一天已經開始了
而在屋內,小野還帶著困意在床上掙扎,按下鬧鈴
看了看旁還睡的香甜的戀人,不禁露出笑容
我家浩史真是天使啊~
輕手輕腳的起床,深怕吵醒了自家前輩
不慌不忙的梳洗,今日的早晨不似以往匆忙異常的悠閒
今天是小野和神谷難得的假日,平時兩人工作繁忙不僅有配音,還有像是採訪.拍照等等,休息的日子不多,能一起休假更是少之又少
走出浴室,看見也剛起床的娘桑經過
「早,娘桑,今天也是好天氣呢~」小野蹲下來摸娘桑,卻一如往常的被躲開
小野走進了廚房,做起了早餐
煎蛋、火腿、烤吐司、咖啡,雖說簡單,但也算豐富
平日兩人因為要工作,早上都沒有太多時間,早餐通常都是麵包兩三口解決
正當小野要做好時,神谷睡眼惺忪的走了過來
「早~」
「早安,早餐快做好了,快去刷牙洗臉吧」
「好~對了,我的咖啡要多加點糖」
「是~知道了」
「來,你的吐司」
「謝啦」
「今天要幹什麼呢?」
「不知道耶,不等等我們來打遊戲,我這次一定要贏你」
「…」
兩人悠閒的吃了一頓早餐
「好了,差不多該收一收了」吃的差不多,神谷站起來拿起了盤子
「等一下喔,浩史不要動」
「什麼?」
小野突然走近神谷,突然的吻了上去
「你幹嘛!」
手足無措的神谷,嚇了一大跳,紅著臉退後
「沒有啦剛剛看到浩史嘴邊沾到了果醬,所以…」
「真是的,我手上拿著盤子欸,很危險,嚇死我了」
「嘻嘻,對不起嘛~」
「哼」
—————————————
好久沒寫文了
終於考完會考了
最近會努力產文的

[野神]梅雨季

結束了早上的工作,神谷向斯達夫和其他人道別後,走出了錄音室,望向了窗外,這才發現,外面正下著傾盆大雨       
由於錄音室的隔音很好,讓人完全不會察覺外面的狀況,但在剛剛休息的時間,有點灰暗的天空,就已經讓神谷有些預感了
果然不出所料,因為現在是梅雨季嘛,心裡雖然清楚,但神谷還是在心裡怨了一下那個雨男
正要從包包拿出傘,這時卻想起的被自己遺忘在家中餐桌的那把晴空傘
神谷皺起眉來,又望向了窗戶外的傾盆大雨,不知要下到什麼時候
這裡離等等要去的地方並不遠,用跑的大概不到五分鐘就到了
可這樣午餐又沒吃了,又淋了雨到時又會挨那傢伙罵,神谷煩惱的想著                                  
算了!只要那傢伙不知道就好了,這樣想著,神谷一鼓作氣的跑到雨中
「神谷桑,你好,怎麼了?都濕了,等等喔,我去那毛巾」「不好意思,麻煩了」一進門,斯達夫就被全身濕透的神谷嚇到了
「謝謝」神谷接過毛巾,稍微擦乾了頭髮,衣服因為有穿著外套,所以裡面的衣服並沒有濕透    
算是弄乾,神谷向斯達夫再次道謝,便開始了工作
-
「很好,結束了,辛苦啦」
忙碌了一個下午,神谷鬆了一口氣
由於午餐沒吃,神谷已經餓到有點難受了,再加上衣服還是有點寒氣,現在真想喝個熱湯
看看了時間,差不多要趕到下一個地方了
而下一個地方是-文化放送
今天是dgs收錄的日子,還記得今天早上要出門是還收到那傢伙的簡訊呢
浩史:
早安🙋🙋🙋
今天是收錄的日子😚
好久沒見浩史了😭
期待今晚
😘😘😘
小野
走出了錄音室,看了看外面,還在下雨...
此時的神谷又開始煩惱了
文化放送離這是有點距離的,再加上如果被那傢伙看到自己淋雨的話,又要被嘮叨了
看著外面的雨,神谷終於認命的的決定跑去便利商店買把傘,真是的,今天真是個糟日子
「神谷桑~」
當神谷正要走到門口,突然後面傳來的聲音
是那傢伙,小野大輔
「終於找到你了,剛剛去了錄音室,結果斯達夫說你已經走了,幸好你還沒離開,跑的好累啊」小野氣喘吁吁的說
神谷看到小野上氣不接下氣的樣子,跑到的旁邊的販賣機買了水,遞了給他
「你下午不是也有錄音的工作嗎?怎麼來了?」神谷看著還有些喘的小野疑惑的問
喝了水稍微休息一下,「錄音很順利,提早結束了,我想說再去文化放送之前,來找神谷桑,想說你一定不會好好吃飯所以找你一起去個飯,我們去吃晚餐吧」
「走吧,大叔我要吃拉麵喔]神谷看了小野一眼,便丟下一句直接往大門走去
「好好,就去車站前那家吧」小野看神谷走去,連忙跟上
走到了門口,小野拿起了傘,卻發現身旁的神谷沒有動作
小野看了一下,露出了微笑,「一起撐一把,神谷桑」
神谷低下了頭,像是為了掩飾害羞一樣,只是小聲說了一聲「嗯」
走在雨中,撐著有點嫌小的傘,兩人緊靠著,悄悄牽起了手
End
—————————
好久沒寫文了,那篇長篇也好久沒更新了
因為最近有些忙碌,會盡量找時間更新的(๑•̀ㅁ•́๑)✧

[野神]一直在你身邊02

輕輕地推開門,神谷向醫生問了聲好
看了一眼醫生,是沒見過的呢
「是神谷先生對吧」醫生推了推眼鏡
「是的」
「好,最近有哪裡有異狀的嗎?」
「……」
「……」
「結束了,去櫃檯領藥吧」
「謝謝醫生」
結束了例行的診療後,終於可以離開醫院了,神谷一直以來都不怎麼喜歡來這,即使必須定期來,還是不怎麼習慣
自從得病已經有兩年多了,當時只是因為一次的小感冒來醫院順便做健檢,卻意外的發現
知道的時候,真的感到非常絕望
要不是那傢伙一直的陪伴,或許真的會有想死的心
明明是個冒失有帶著傻氣的傢伙,卻意外令人有依靠感呢
不過神谷還算幸運吧,一直以來都控制的很好,沒有進一步的惡化,對神谷來說已經是個好消息了
離開醫院後,稍微看了下手機
您有一則新訊息
打開了看,果然不出神谷所料,是小野寄來的
浩史:
結束了嗎?( ´∀`)
我已經到了喔( ・∀・)
等你喔
還有,晚上來慶祝一下吧
by 小野 
看了訊息後,神谷笑了出來,什麼顏文字啊,超不可愛的
但看到慶祝兩個字,又煩惱了一下
每次慶祝後,酒量不好的大叔隔天都要頭痛到不行
不過仔細想想好久沒這麼做了,就讓那傢伙放鬆開心一下吧
走到了便利商店,買了盒普通的豆皮壽司,順便回小野的訊息
小野:
已經結束了
我等等就要去了
買了豆皮壽司
顏文字是啥啦(# ゚Д゚)
明明是大叔,還少女什麼
又喝酒小心變胖(=_=)
by 神谷
買好東西後,神谷就開著車子,前往文化放送
————————————
「嗨,神谷桑,你來的好晚啊」聽見了開門聲,小野停下手邊的遊戲,轉頭跟神谷打了聲招呼
神谷匆匆忙忙的趕到,當打開門卻看到一群已經接近中年的大叔們正圍著一起打電玩,而且旁邊還有好多dp
「你們...」已經到了令神谷無話可說的地步了
雖說這樣,神谷自動的坐到了小野旁邊,也打起了電玩,還不時的偷喝dp
等小野發現時,已經有點都不剩了
「神谷浩史」
「小野大輔」
「Dear Girl stories」
「......」
「今天的Dear Girl stories就到這裡」
「進入十年後,也希望大家多多支持」
「好,OK」
「結束了呢~」小野伸了個懶腰,從座位上起來,走到了神谷身旁
「上周年了,太好了」小野開心的笑了笑,往神谷身邊靠進,用亮晶晶的眼睛看著他
神谷徹底的無視了,轉頭翻背包,拿出了那個放置了好久的豆皮壽司,「給」
「哇,太棒了」沒有吃哦晚餐的小野,一看到了食物就開心的不得了,接過後馬上就打開了吃
「吃慢點,沒人跟你搶」看到小野吃得很開心,是還滿好的啦,但他那狼吞虎嚥的吃相實在不能看
才剛說完,小野就被嗆到的,神谷馬上遞水過去,「真是的,就叫你不要吃這麼趕嘛」
「嘿嘿,嗯?神谷桑你不吃嗎?」小野笑了笑,這時小野才發現神谷都沒吃,只是在旁邊看著而已
「我已經吃飽了,我又不像你這個大忙人,連飯都沒時間吃」
其實神谷沒有吃,這幾天都都沒什麼食慾,中午也只吃了一點就飽了
————————————
回到家後,兩人洗了澡,正常來說接下來應該就是上床睡覺了,但因為今天要『慶祝』,所以兩人在沙發上,看了一下電視
之後小野拿出了之前大叔們的聚會剩下的啤酒
「啊!真好喝」小野豪爽的喝了一口,幸福的表情完全寫在臉上
而神谷則小口小口的喝著,看到旁邊的那位準大叔的喝法,忍不住講了一句
「不太懂有什麼好喝的」
神谷雖然沒有討厭喝酒,但也沒很喜歡,主要是因為他的酒量是在太差了,要是按照小野的喝法,他大概一會就醉了
「是浩史不懂啦」
「我們辦到了呢」神谷感嘆,一直以來兩人一起做了這麼久的廣播,培養了很深的感情,雖然現在兩人都很忙,在一起的時間也都變少了,不過真的要感謝這個廣播,讓彼此認識相遇,到現在可以一起坐在這裡安穩的過生活
「嗯,接下來也要多多指教了」
「什麼還要和你一起做廣播,才不要呢跟你這個baka...」
「不要這樣啦,我跟浩史要做廣播到變老爺爺」
「什麼啊...(〃°ー°〃)」
兩人又聊了會,之後也喝的差不多了,小野跟神谷都有點醉了
最後兩人收拾了一下便到了臥室,準備睡覺
「浩史...」正當兩人都躺到床上時,小野突然從後面抱住,嚇得神谷驚醒
「你要幹嘛啦,明天還要工作」
「好久沒做了,好寂寞啊」
「嗯...,只能一次喔」神谷本是想拒絕的,但看在他那麼可憐兮兮的樣子,又心軟的答應了
小野聽到答應了,整個人高興了,直接的壓倒了神谷吻了下去
這後兩人就愉快的度過了一晚
但神谷決定不再相信小野說的話了,什麼一次,根本就不是啊
「我已經有克制了(´・ω・`)」
加場[小日常]01
卡米亞你看DGS EXPO的吉祥物出來的呢~
那是啥=_=
不覺得超可愛的嗎n_n好像叫Dear Girl 丸
完全不懂他到底要幹嘛˚_˚
而且上面的顏色是我跟浩史喔ˊ▽ˋ
哦~原來是這樣,那girl呢?
不知道呢˚ω˚不管了,浩史我們來親親ˊ3ˋ
(DG已死)
================
這次有點短
為啥沒寫肉呢(_ _;)
因為其實不是不想寫,是不會寫啊。゚(゚´Д`゚)゚。
我是個很少看肉文的人,所以對肉有點苦手,但或許完結後可以寫一篇番外,那可能就會有肉
關於卡米亞的病,我已經想好了,但應該可以算是隨便亂寫的,因為只是在網路上看了一些資料,而真正是如何不太清楚
謝謝大家觀看

[野神]一直在你身邊 01

「嗶嗶嗶—」鬧鈴響起,窩在被窩的神谷把自己卷得更緊了,完全無視了鬧鐘
過了一會,鬧鐘還在嗶嗶作響,那團生物伸出了一只手,往桌上摸了摸,像是在找尋東西,聲音停止了
好像不打算起床的樣子,又卷進了被子,之後才掙扎的離開了床墊
走到了浴室,抓著有點亂的短髮,神谷睡姿雖然不太好看,但起床時頭髮卻不怎麼的亂,跟那傢伙比起的話
打理好一切,準備要出門時,這才注意到餐桌上那份擺放許久的早餐
這讓原本打算用半價麵包解決的神谷有點心動                    
仔細一看旁邊還有一張紙條
浩史:                                  
我先出門了
早餐要記得吃喔
今天中午我會去找你,我們一起去吃午餐,是一家很好吃的拉麵店,近藤推薦的
出門前記得吃藥,而且不要忘了帶喔^ 3^
小野
看到那人留下來的紙條和早餐,心裡感覺暖暖的,拿了早餐後,檢查了東西是否有帶好後,終於出門了
—————————————
「好,結束了,可以收工了!」
終於結束了錄製,小野急急忙忙的收拾東西,突然櫻井走了過來,「櫻井桑,有什麼事嗎?」小野問道
「你要不要一起吃午餐?我還蠻閒的」
「今天要和神谷桑一起吃飯,櫻井桑要一起去嗎?」
「好阿,走吧」
——————————
兩人在路途中聊得很愉快,不知不覺就走到了目的地
遠遠的就看到了那個身影,那人站在門口跟旁邊的的人好像聊得很開心,雖然帶著口罩,但還是可以看的出來他帶笑意的眼角
小野發現神谷的身影,開心的露出笑容,加快了腳步走了過去
「神谷桑」小野調皮的悄悄的走到神谷的身後輕輕地抱住他,在他的耳邊小聲的說
「小野君,你來啦,啊,還有櫻井桑呢」不冷不熱的打了個招呼,邊掙脫小野的懷抱,看到旁邊的櫻井有些驚訝的樣子             
「神谷桑,好久不見了呢」確實自從阿松結束後久沒見面了
「也讓我參與話題嘛」突然旁邊傳來一聲低沉的聲音,原來是剛剛跟神谷聊天的杉田智和
「抱歉,因為你一直沒有說話,所以沒有注意到你呢,話說杉田君怎麼會在這裡呢?」小野桑做出抱歉的樣子,之後又提出疑問
「錄音完剛好遇到大哥所以就跟來了,沒想到還有櫻井桑還有小野桑也來了」                     
「好了我們去吃飯吧!」
————————————
到了店後,快速的找了個位子,紛紛點餐後,又開始了大叔們的閒話家常
「最近中村都不陪我玩了,好又想找他聊天喔,真孤單,寂寞啊」杉田開始發出中村痴漢發言
大家只是低頭吃麵無視了杉田
突然小野默默的將自己的叉燒夾到了神谷的碗裡,神谷卻毫不猶豫還給了小野
「我吃不了這麼多啦」
小野卻又夾了回去「神谷桑你太瘦了啦,多吃點」              
「我可是在正常標準內,廢話這麼多,快點吃下去,baka!」神谷吼完後,就夾起叉燒,往小野嘴巴塞
「嗯…好好吃喔」小野露出了一臉幸福了樣子
就在兩人秀恩愛的時候,旁邊的櫻井表示誰來救救我啊,而杉田嘴裡還在講著中村邊哀怨的吃著麵
————————————
吃完飯後,大家各自解散,等會是DGS EXPO場刊拍攝,所以小野跟神谷一起去搭電車
車上的人並不多,兩人找了一個角落坐了下來
因為要坐一段時間,神谷拿出了PSP,卻發現身旁的小野已經睡著了
很累吧,神谷有點心疼的想著
昨天一直到神谷睡前都沒有回來,大概是過了半夜才回來,早上又一早就出門
最近他們相處的時間又變少了,雖然覺得有點孤單,但更心疼小野的辛苦
將小野的頭往身邊靠了點,神谷也閉上了眼睛
兩人享受了片刻的美好
————————————
工作結束後差不多到了晚上,兩人到了超市購買晚餐的食材
「神谷桑,吃咖哩好不好?」
「嗯,我想吃甜味的」
「好好好,馬鈴薯跟紅蘿蔔家裡應該還有,那就塊雞肉吧」
「還有娘桑的貓糧」神谷不忘在旁提醒小野
「是~知道了」
————————————
「我回來了,娘桑]到家後,神谷放下東西,就馬上抱住了在客廳遊蕩的娘桑
[喵~」似乎被抱的有點不舒服,他掙脫後就逃跑了
「娘桑,來治癒一下一整天辛苦工作的爸爸嘛」
「浩史,你也抱一抱一整天辛苦工作的我嘛~」小野心裡想著,但他不敢說出口,因為他怕被打
之後他們開始準備晚餐,今天是神谷煮,小野在旁幫忙
雖然平常都是小野當主廚,不過今天神谷說了他想要展現他的好廚藝(並沒有),所以才會換過來
「啊」不小心擦過刀子的手指冒出了鮮血,神谷一見到受傷的手指冒出了血,就下意識的要放入嘴巴
小野看到連忙阻止,並拉着他的手到流理台沖水
「怎麼這麼不小心,真是的」小野皺著眉頭一邊抱怨一邊拿出了醫藥箱輕輕的處理傷口
傷口雖然有點長,但並不深
「好了,今天的煮飯還是我來好了,你怎麼不小心,我怕你等會就吧手給砍了」小野處理好傷口後笑著逗著神谷
「才不會呢!你才會把手砍了,我只是在想事情而已的」神谷有點生氣的往小野的上手臂打過去
還好小野猜到了神谷的行動,及時的閃開了「好啦~別生氣了,今天就我做嘛,傷口要是感染了就不好了,我很期待浩史的料理,下次再做給我吃喔」小野溫柔的安撫炸毛的戀人,又往額頭上親了一下
「我才沒生氣呢,而且也不是為了你做的呢」被親的神谷害羞的轉過頭,掩飾了紅透的臉
「好好好知道了」小野也習慣了自家傲嬌戀人,之後又到廚房做飯了
神谷抱起了娘桑,這次娘桑很乖的躺在神谷的懷裡
一邊抱著貓,看著小野的背影,他才不會說他剛剛是因為煩惱他的生日禮物而分心
————————————
吃完飯後,小野先去洗了澡,出來看到神谷正躺在沙發上看台本
悄悄的走過去「該洗澡了喔,浩史」
「嗯」神谷只是應了一聲,但卻不為所動的繼續翻閱
小野沒辦法,這是只好使出賤招了
悄悄的走到神谷旁邊,一鼓作氣的把他抱到起來
「啊!」本來在認真看台本的神谷嚇了一大跳,忍不住叫了一聲
「你幹嘛啦,放開我」神谷本想掙脫,但試了一下發現沒辦法,便生氣了起來
[既然浩史不自己去洗澡,那我把你抱去洗澡]小野態度非常強硬,而且完全不放下神谷
「好啦,我去就是了」神谷不甘願的妥協了
「這樣就對了」小野聽到才放下神谷,摸摸他的頭
「真是的,嚇死我了」
洗完澡後,神谷走到了臥室,小野正在看台本
因為近視的關係,小野在家的時候都會帶著眼鏡,
那昭和式的帥氣,加上認真的表情,不禁讓人看呆
就算是一直生活在一起的神谷有時也會被吸引到
望了一會後,小野注意到了神谷,「怎麼不把頭髮擦乾呢,這樣濕濕的很容易感冒的」
的確神谷想起了自己頭髮還是濕的,要去拿毛巾時,小野就把他拉到床邊,拿毛巾幫他擦乾
毛巾輕輕的撫過髮絲,小野輕柔的力道,不禁讓神谷舒服的瞇起了眼睛
「浩史,不要睡著了哦」小野看著已經在打盹的神谷提醒著
「嗯…」努力睜著沉重的眼皮回應著小野
突然,神谷像是像是嚇一跳似的,睜大了眼睛,「小野,我明天會晚點到喔」
明天晚上是DGS的收錄日呢
「要去醫院嗎?」小野問
「嗯,下午約好了」
「明天就十周年了呢」小野想起這十年的點點滴滴不禁感嘆了起來
「嗯,我們也都成了大叔了」
「沒關係的,就算這樣也不會嫌棄浩史的」小野瞬間的撲上神谷,興奮的想要親上去
「啊,不要這樣,差不多該睡了」神谷嚇了一大跳,掙開了小野,跑到床上裹起棉被睡去
小野也到了床上,看著神谷的睡顏,輕輕的親了一下,「晚安」
神谷寫臉紅著轉身,小聲的說了一句「晚安啦,baka」
tbc
===============
第一次寫了野神的長篇,希望可以堅持下去
雖然文筆不好,但會努力的

野神「失忆症」独立篇

言2yan:

[架空]
[幼驯染设定]
[不算he]
[5k5百字啊来一发吧]




曾在有你的世界中欢笑
曾将你所见的未来怨恨
你的声音,温暖,态度,还有爱,一切都……




一月的天气并不暖和,神谷对着手心大口哈出一团团白色的雾气,一边将店门口挂着的“CLOSED”木牌翻了个面换成“OPENING”。


“欢迎光临”


门上的风铃转了一圈清脆的声音,旁边书架上放置的可爱玩偶微笑着对客人进行问候。


“请问您今天想讲一个什么样的故事呢?”


这是神谷来到这个城市的第三年。
一个人还算游刃有余地经营着这家咖啡厅,虽然主打并不是各式各样浓郁醇厚的咖啡而是进入店里的每一位客人想要讲述的故事。


“只是类似于树洞一样的存在,不想用说出来的方式还可以写在日记本上哦,绝对不会公开所以请不用担心。”


神谷对每一位客人都会这样说。


常客吗?有的。
熟悉起来后经常来光顾,没有想讲的故事只喝喝咖啡的客人也是大有人在。


“托他们的福,不致于入不敷出。”


神谷是这么对每一位关心自己的客人说的。


奇怪的客人?有啊。
有这么一位客人,让不务正业的店长感到非常在意。
是一位喜爱热可可面容俊秀的男士。


那位客人是去年1月第一次光顾神谷的店,点上一杯热可可然后坐到神谷视线所及却又是角落的位置,一坐就是一下午。偶尔望着窗外发呆,偶尔打开日记本不断地写。


讲话吗?只在点单的时候哦。


神谷只在那位客人点单的时候能和他搭上话 ,其余时候没有说话的时机也可能是这位奇怪的男士并不喜欢和陌生人交流。


“但是他的声音真的很好听”


店长的日记本里这样记录着。


偶尔也会不知道出于什么样的心理,端上热可可后会问他需不需要甜点。


“老顾客优惠,免费的哦”


然后这位客人会礼貌地道谢然后拒绝。


“非常感谢,不过只有热可可就可以了”


有些沮丧的店长趴在柜台上,远远的看着角落里的那位客人,好奇心愈发严重。


“要不看看他的日记本?”


从来不翻看客人的日记本的神谷第一次动起了歪脑筋。


这位客人的日记本经过一年多已经换过了一次,神谷在书架上找了好久才找到,又坐在书桌前好一会儿才犹豫着翻开第一页。


“1月14日 多云
第一篇该写些什么呢?嗯…我很想你,非常想你。


1月21日 晴
昨晚梦到你了,早上醒来的时候有些遗憾,因为已经很久没有见到,所以很想你。


1月28日 晴
生日快乐”


这么巧。
神谷眯起眼睛歪了下头。
这位客人故事里姑且算是主人公的人物居然和自己同一天生日,感觉好神奇。不过这样看来,这位客人好像是每隔一周的周六才来一次,是周六休假?想想今天刚好是周六,那今天也会来的吧。


不务正业的店长自从一个人住过后就再没有了时间观念,经常对店里客人突然减少表示很茫然,被别人提醒过后才知道“啊,原来是周一吗”所以也从来没有注意到这位客人光顾的时间如此规律。


神谷合上日记本,套上一件比较厚的外套下了楼,店里刚雇的小姑娘对自己打招呼,已经是下午三点,客人不算多,可环顾四周也并没发现以往必定会见到的那位奇怪的客人。


今天意外的晚呢。


店长不由得叹了口气,正想着要不要回楼上继续翻看一下那本日记的时候,门口悬挂的风铃响了。


“欢迎光临”


神谷的声音和玩偶的声音重合,刚刚低着头走进来的客人不由得抬头瞧,然后意料之中地对视。


“啊…下午好”


稍微,有点失措呢。


店长歪头笑了。


“先入座吧客人,您的热饮马上就来”


“谢谢”


神谷看着这位客人对自己礼貌颔首道谢然后转身往老位置走去。


一如既往的。


不知道心情怎么就突然变好了的店长哼着歌也转身进了厨房。


“打扰了,您的点餐”


“啊,谢谢…”


客人如神谷意料之中愣住


“不好意思,我没有点这些”


神谷摆摆手,放下托盘坐到了他的对面。


“偶尔也要换换口味嘛”


那位客人皱起眉头盯着面前的芒果慕斯和焦糖玛奇朵,好一会才放弃般叹口气,抬头看向从开始就一脸期待的神谷。


“谢谢店长了”


神谷点点头示意他可以开动后他才拿起叉子。


“怎么样”


“嗯…很好吃”


“是吗,那就好”


不知为何有些紧张的神谷松了口气。


“为什么不做巧克力口味的呢,慕斯”


客人突然的开口让神谷刚刚放松的心又提了起来。


“欸?巧克力吗?你喜欢巧克力的吗”


那位客人紧盯着自己,半晌才回答。


“以前有人总是做给我吃,所以喜欢。”


“啊……这样啊……”


气氛突然变得尴尬让一向都能很好掌控聊天氛围的神谷也有些无措,各自沉默了几秒后他站了起来。


“那…请慢用,我还要去招呼客人”


“请便”


所以这算搭话失败吧?


回到柜台的店长侧身偷偷瞄了一眼那位客人低头在日记本上专心致志写字的样子,耸耸肩上了楼。


下次要不直接问名字吧。


又坐回书桌前的神谷有了这么一个想法。


“2月3日 雨
从事务所回公寓的时候下起了雨,本来想就待在家里休息休息,一下瞥见日历才发现是周六,又慌慌张张套上外套出了门。今天的咖啡店也是不少的人,还好我喜欢的那个位置还是空着的,照例是一杯热可可,看着窗外被雨蒙湿的人群发呆,所以休息的话,在这里也不错,不管是能不能见到我都很开心了。


2月10日 晴
今天收工比较早,非常想见到你,经纪人开车送我到了这家咖啡店,临走千叮万嘱让我早些回家。刚刚进店坐下热可可还没有上来就被人认出来了,那几个女孩子坐在我斜前方,虽然不断看向我小声议论,但非常感谢并没有跟我打招呼。


2月17日 晴
今天没有工作,在家里暴睡到中午才醒,可能最近太累睡眠也不太充足,洗漱完随意套了件衣服就出了门,不过到了咖啡店才发现,出乎意料的只有我一个客人。热可可上来过后我也是如往常看着窗外发了会呆。一周一次的见面其实并不难熬的,能让我感到欣慰的是你看起来过得很好,这样就满足了。”


“呐呐店长,你知道每次坐到窗边角落的那位客人是谁吗”


店员小姑娘一脸花痴地凑过来问自己的时候,神谷刚刚合上那位客人的日记本。


“嗯?不知道”


这么久我连他叫什么都不知道好吗。


神谷内心翻了个大大的白眼。


“他是前年突然红起来的那个歌手啊”


店员小姑娘一说起来语气都变得痴汉起来


“长得帅声音又好听唱功也特别棒,综艺上还那么地有礼貌啊啊啊”


神谷抬手就给了她一记爆栗


“眼见并不一定就为实,快干活去”


小姑娘捂着额头委委屈屈朝神谷吐了下舌头就转身跑掉了。


“歌手吗……”


神谷低头瞧着手里的日记本喃喃。


听起来像个不得了的人。



“5月6日 晴
前天是我的生日,在事务所过的。
同僚们还有工作人员都为我切了蛋糕送了祝福,粉丝寄来的礼物也快塞满保姆车,很开心,但是没有一个是你的。我拆开每一个礼物的包装,都是包含了她们都对我的喜爱,但是没有一个是来自我喜欢的你。
有些遗憾。


5月13日 晴
今天刚刚下保姆车就有一个小姑娘冲到我的面前大声地喊着我好喜欢你,虽然一下就被保安挡下,但我确实听到了,怎么说呢,有种受宠若惊的感觉,毕竟我一直都并不喜欢自己,所以听到有人这么直白地说出喜欢我,更多的是想要把工作做得更好来回报她们,更加努力的成为值得她们喜欢的人。也希望你喜欢。


5月20日 多云
难得的假期吧,终于结束了新专辑的宣传。经纪人说辛苦了想去哪儿就去一下,不然一开始工作就会忙到天昏地暗。所以我就来了咖啡店里,热可可还是一如既往的好喝,店员小姐问我需不需要别的什么,说是老顾客优惠,我想了想还是拒绝了。一转眼也差不多四个月,虽然一周只能见到你一次,但我还是很满足。最起码,你看起来不错。”


“多谢惠顾,欢迎下次光临”


神谷为那位客人结了账,目送着他出门后便托着腮开始发呆,太放空以至于都没有听见店员小姑娘在叫自己。


“店长!!”


啊?


神谷回过神来,转过头就看见气鼓鼓的她。


“怎么了?”


小姑娘递过来一张便签


“刚刚出去的那位客人说要交给您的,真是的,上班时间不要发呆啊店长!”


“是是”


被自己雇用的店员教训的神谷无奈地应着声,接过了便签纸。


“非常感谢今天的款待,但是以后还是只上热可可就好了”


啧。


神谷咂咂嘴。


果然还是个奇怪的人。


“那个......”


“嗯?有什么事吗店长”


“就你说的那位歌手.....”


“店长也对他感兴趣吗?!也难怪,毕竟他长得帅声音又好听唱功也——”


“打住,你别误会了,我只是想问问他叫什么名字”


“嘁,店长果然是个口是心非的家伙,明明——”


“名字”


“叫小野大辅啦,店长你的眼神真可怕,好啦知道啦我不说了,我干活去”



“8月14日 晴
经纪人说要开始准备演唱会,算算时间大概到年底都会很忙,这样的话每周一次的见面都会被迫取消了,啊,真是非常不情愿…可如果我不认真工作的话你会生气的吧,虽然可能你并不在意…我真的很喜欢你,你也喜欢我吧,好吗?


8月23日 小雨
果然,一开始工作就会忙的天昏地暗,前天是要去咖啡店的日子然而我却是一直在赶场的保姆车和节目录制中度过的,昨天又接受杂志采访拍画报到最后也只睡了3个小时,到今天下午才有时间来这里,真的太累了,你快像以前那样安慰安慰我吧。


8月28日 晴
今天坐在保姆车上的时候想起了以前你带我去的那家甜品店,你说那家的巧克力慕斯特别好吃所以一直想带我去尝尝,我开着玩笑说你也学习一下做法好亲手做给我吃,结果你真的去学了,明明都不会下厨。你不知道那时候我多感动,有那么一瞬间我是觉得你也喜欢我的,后来转念一想,怎么可能啊,怎么可能…”



神谷是第一次做巧克力慕斯,至少印象中是这样的。


“意外的完成的很…好?”


店员小姑娘尝了一下就开始不住地夸自己


“完全不像是第一次做呢店长!”


神谷笑笑,没说话。


确实挺奇怪的,自己并没有专门学过,所有会泡的咖啡会做的甜点都是自己想吃才尝试着学习做。而这次第一次就完成度超高,神谷自己都有些惊讶。


等那位客…哦不,小野先生来的时候,也让他试吃一下吧。


不务正业的店长突然之间有了干劲。


到周六的时候,他果然也来了。
而神谷几乎是在他坐下的瞬间就端上了事先做好的巧克力慕斯。


“嗯?”


他似乎还有些茫然


“不是想吃巧克力慕斯的吗,诺”


而这位小野先生还是呆愣愣地看着自己,好一会才应声


“谢谢…”


“不客气”


神谷说。


“12月6日 晴
真是难得的晴天,终于结束了演唱会和一大部分的工作,经纪人给我放了三天的假期。前天回了一趟老家,去了以前一起去的那家甜品店,以前那位老板已经不在了,店员换了装修也换了,我点了巧克力慕斯却吃不出以前的味道。是因为你不在的缘故吗?


12月13日 大雪
最近总是会想起很多以前和你一起做过的事,想着想着就恨不得马上见到你。不知道你还记不记得上高中时给你表白的那个女孩子,她给我发了结婚请柬。啊,真的是变化太大,现在的她比以前漂亮多了,举手投足都是个优雅的美人,你要是见了肯定会特别后悔当初拒绝了她。


12月20日 雪转晴
再过四天就是圣诞节了,我知道你并不喜欢,不过我还是想送你礼物。去年前年的礼物都放在我家里等着你来取,现在看来今年的礼物你大概也是拿不到了。真是遗憾,亏我准备了好久,想着你肯定会喜欢的。不过没关系,都是你的。包括我。”



这位小野先生很是捧场地吃完了那份巧克力慕斯。


“多谢招待”


神谷笑着摆摆手


“别那么客气,你已经是常客了”


“是吗”


“啊说起来”


神谷挪开托盘,凑近端详着小野的脸


“小野先生是歌手吗”


客人有些愕然


“嗯…是”


“真是厉害啊”


神谷又恢复了刚才端正的坐姿


“非常抱歉,一直没认出来”


不务正业的店长觉得自己的道歉态度还算诚恳,可他说完这句话的时候却看到小野苦笑了一下。


“诶?”


“不,没什么,我也不是那种super idol,只是姑且稍微受欢迎一些而已”


原来不是奇怪的人,而是如店员小姐所说的那种有礼貌的人。


“小野先生真是谦虚呢”


神谷说。




“1月3日 大雪
新的一年开始了。
今天没有工作,早早地来了咖啡店,并没有什么客人。我坐到窗边后才想起很久没做过咖喱了,大概都生疏了。自从你不在过后也没人总是吵着要吃我做的饭,自己一个人也懒得去折腾。所以啊,你什么才会再吵着说一次要吃我做的咖喱呢。


1月10日 晴
今天在外出的时候遇到了高中班主任,她变得臃肿了,提着可能刚刚从超级市场买来的食材和日用品从我身边路过,并没有认出我,我目送着她走过转角再看不到后才离开原地。很多东西都变了,我也是。


1月17日 晴
最近好像总是晴天,是因为你生日要到了吗?以前同学开玩笑总说你是晴男而我是个十足的雨男,而你也是附和着对我抱怨‘小野君快让晴天回来啊’真是抱歉啊,直到现在,我也没办法让晴天回来。生日礼物我还是一如往常地早早准备好了,你肯定会喜欢的。”



“多谢惠顾,欢迎下次光临”


送走了小野先生,神谷的心情还是非常的好,他哼着歌躲过忙碌的店员小姐上了楼。


第一本日记已经看完了,神谷对小野故事里的“你”有些在意。


“很明显是个男人啊,可小野先生又说喜欢他……莫不是——”


不务正业的店长觉得自己知道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


算了,搞艺术的多多少少都会有点怪癖的。


神谷觉得自己很宽容。


“店长!!!”


突如其来店员小姐的声音吓了刚刚打开小野第二本日记的神谷一大跳


“上班时间请不要躲起来偷懒!店长!”


“是是这就下来”


这叉着腰训斥人的气势让神谷不得不连连应声


下了楼几位熟面孔就开始调侃自己


“又被店员小姐教训了?”


“店长还是一如既往地不务正业啊”


“不不不,我是身体不舒服才上楼休息的,绝对不是偷懒!”


对此,神谷是这样辩解的


“那是哪儿不舒服啊店长”


“头,头不舒服”


“骗人的吧”


“是真的,不行你摸,这有个疤哦”


“咦?真的诶”


“看吧,不是骗人的吧”


“啊那这疤是怎么回事呢”


“事故哦,三年前出了场事故,医生说我因为伤到的部位是头,所以后遗症就是好多事都忘了”


“诶?真的吗?”


“不,骗你的”


“诶…神谷桑真讨厌”



“1月24日 雨
今天吃到了记忆中巧克力慕斯的味道。
四天后就是你的生日,而我却没有了和你说生日快乐的勇气。每天每天,我都想见到你,听你说话,想听你像以前那样叫我的名字,‘小野君’ 不过大概是听不到了。这家咖啡店以后不会再来了,因为你什么都忘记了,连我的名字都。


生日快乐,C”




“店长!有你的包裹!”


“包裹?寄件人是谁啊?我不记得最近买了什么啊”


“寄件人只写了D欸,不知道是谁,啊,还有个卡片,‘祝你生日快乐’哇,是生日礼物呢店长”


“好了好了我知道了,你快招呼客人去,包裹放到楼上我一会看”


“是!”







曾在有你的世界中欢笑
曾将你所见的未来怨恨
你的声音,温暖,态度,还有爱,一切都
说声再见。

















[野神]白色情人節賀文

今天是白色情人節呢
從來不發文的我今天想講一個故事
是有關於我與我的愛人
我是一名聲優         
一開始參與一些錄製動畫時,遇見了他
他是我工作上的前輩,一直以來都是一個對自己的工作認真負責的人
當我第一次見到他,我還只是一個剛出道的小毛頭而已,不過我看到他工作是的認真模樣,我就打從心裡的崇拜著他了
之後,我和他兩人認識了,他真的是個有禮貌又溫柔的人
之後因為一場意外,他差點離開了,當我接到消息後,我很害怕,害怕到不敢去醫院看他,我只能祈禱他平安無事
之後我跟他一起主持了節目
我們之間又跟靠近了
在節目中會一起嬉笑,節目外也會打打鬧鬧
但我沒有告訴他,我已經愛上他了
相處就發現他其實他除了溫柔跟很有禮貌之外,還有一些跟可愛的地方
像是有時會很傲嬌被稱讚是會害羞有時會打人有是會說一些色色的東西吃到討厭吃的東西會一直說這個不好吃啦然後發出可愛的聲音
這些都令我很著迷呢    
而現在我們主持節目已經十年了
一起經歷了很多,開了見面會,去了許多地方,也曾一起得了獎
今天是我們交往的第六年紀念日
當時我在情人節的當天鼓起勇氣向他告白,結果一直沒的到答覆,原本絕望了,但當他在白色情人節的時候答覆,我那時真的感動到掉眼淚了
我們常常會在節目上開開玩笑,或是對觀眾示愛          
但我一直沒有在大眾面前對你說我愛你
因為礙於身分的關係,所以我們的關係不得公開
這也是一件我一直有點愧疚的事
平常都無法時刻的保護著他,只能靜靜的看在孤單寂寞是也無法陪伴他
雖然我是真麼不稱職的戀人
但現在我想對大家說我愛你
我會一直在你身邊
不離開你的,C
by D
==============
白色情人節雖然已經過了,因為昨天打好之後太困了
所以就直接睡著了
這篇是小野第一人稱的自白文
如果也什麼不好的地方,請多指教
還有上次發文有人說有錯字,如果有看到也麻煩告知我一下,謝謝

Dear 續篇

Dear ono D:
我現在過得很好喔!
大叔我也都有記得吃飯
麵包也會少吃的
畢竟已經答應你了你不在我也會好好的活著
現在雖然還是很忙,但有時會和杉天,中村他們一起玩遊戲,只是沒有了你
昨天晚上在夢裡遇到了你
回想起當時你倒在血海裡用手摸著我滿是淚水臉頰,那冰冷的感覺,現在還是有點害怕呢
不過昨天你緊緊抱住我,那溫暖的感覺,就像你就在我身邊一樣,但當我醒來時,身旁還是沒有你
有時還是會孤單,但我知道我不寂寞,因為你一直在
From ヒロ C

Dear

Dear ヒロ C:
你過的還好嗎?
在我不在的日子,你有記得吃飯嗎?
以前每次都老是吃麵包,真的很讓人不省心呢~
現在還是很忙嗎?雖然很忙,但一定要記得休息,不要讓身旁的人擔心了,如果ヒロ C生病了我也會擔心的。
對不起呢,自己一個人先走了,丟下你一個人,你一定很難過吧,不過記得我永遠在你身邊。
真的好想你啊,希望可以在夢中相見,再讓我好好的抱緊你。
From ono D
=================
寫了第一篇野神的文,雖然很短
文章中可能不太清楚,但這是一封ono D死後寫給ヒロ C的信
使用了信的格式,應該沒錯,如果有錯就對不起我的國小老師的
靈感是來自於"只不過失去了一點點",是一首好聽的歌,有機會可以聽聽看

【野神同人】風信子

南喚風予:

他理想中的家,有一台很大的電視,底下還要有個足夠寬敞的櫃子,才能讓他放他的機盒和連接線,要有很軟的沙發,才能讓他躺在上頭和他一起打遊戲,要有個響亮的鈴鐺掛在門邊,他才能在他回家的第一時間給他一句清亮的歡迎回來。



廚房相對不重要,他不下廚,甚至他認為屋子裡不需要廚房這個地方,挪個地方擺冰箱就好,可惜那人堅持不能抹煞掉他的流理台,沒了那些廚具他該怎麼嚴格管理他的飲食?對了神谷桑你最近是不是沒有吃澱粉?被發現啦。那時他努了努嘴,笑的像是個做壞事被發現的小惡魔。



臥室該有柔軟的地毯,娘桑不喜歡冰涼的地,他說,一定要有地毯,否則咱倆分房睡。他聽他的,給他選了個看上去最舒服的,多少錢不記得了,他只記得娘桑根本沒在上面踏過幾次,倒是自己總喜歡蜷著條毯子坐趴在地板上看漫畫,或者看台本,看劇情決定姿勢。他笑他比貓還像貓,尤其是白毛的那種,看起來高貴但事實慵懶的很。

記得自己給了他一白眼,你這是嫌我老了長白頭髮了?那人急忙澄清,沒發現自己正偷偷笑他慌忙時候的可愛。



神谷伸手撥了下瀏海,翻到一根白髮,稍微用力把它從頭皮上扯了下來。



廚房的流理台還在,一點灰也沒,那人走之前把它全擦乾淨了,順便在冰箱裡塞了好多蔬菜和肉類,現在冷凍櫃裡還有咖哩塊,只不過這是他自己買的,這牌子的咖哩他很喜歡,吃不膩,有他的味道。



那人離開已經幾個月了,也許已經滿一年,神谷不想回想起來。門口的鈴鐺他拆下來了,曾經他把它擺到娘桑身上當飾品,可惜牠不喜歡,東扯西扯怎麼也弄不下來,吵的沒完,吵的他會流淚。



電視機很大,地板上電線纏成一團,有幾條甚至老舊的銅線都跑了出來,他沒管它,反正已經沒有人會急躁的讓自己修好它,電線走火?不會那麼倒楣的。



桌子上一杯冰咖啡已經退了冰,水珠延著桌延低到地板上,他趴在上頭讓皮膚浸在涼意中,濕漉漉的很舒服,也不太舒服。他啜了一口,舌頭有點麻,混著一塊碎冰他一下子吞到胃裡,一陣不適馬上衝到喉頭,逼的他嘴唇發白。





他理想中的家,要有一台很大的電視,要有冰箱,有流理台,有很軟很軟的地毯。





他又喝了一口,眼睛很紅,剛才嗆的。

那天的場景已經變的有些模糊,那人收拾好了行李,站在門口向他道別。



他永遠都不會忘記,那個離別的夏季,他的笑還是一樣溫暖,嗓音還是一樣完美的毫無破綻。他搭上自己的肩,拇指在上頭輕輕的摩擦,我走了。

然後他遞來一杯冰拿鐵,還有一個擁抱,就這麼轉身離開,一次也沒有回頭看。





神谷拿起那杯液體,全數倒進水槽,他偶爾會像這樣想起過去,想起當時他的背影。

我走了。他這麼說的,之後再也沒有回來。臥室相框印著他們的合照,在南方,他倆前兩年一起去的,慶祝神谷的生日,他給他買了一件外套,很暖很舒服,可惜買大了,最後還是回到他身上讓給他穿了。





車禍發生的時候,血液染上那件外衣,從領口到袖口,滿片都是紅。神谷趕到醫院的時候小野已經沒了心跳,家鑰匙掛在他的腰帶上,那時它散在柏油路上,刮出一道白痕。



他沒有哭出聲,他想把他抓起來罵,罵一罵也許他會醒過來裝傻和自己道歉,告訴他下次會小心。那天他扭傷了腳,從醫院回家的時候租了對拐杖。



進門的時候鈴鐺和平時一樣響叮噹,可惜再也沒有人會爽朗的朝他喊歡迎回來,再沒有人陪自己賴在沙發上打遊戲,沒有人罵自己不好好均衡飲食,沒有人跟他的貓吃醋。





他理想中的家,要有一台很大的電視,要有冰箱,有流理台,有很軟很軟的地毯。







有他。









Fin.

2016.02.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