孝美

【野神同人】風信子

南喚風予:

他理想中的家,有一台很大的電視,底下還要有個足夠寬敞的櫃子,才能讓他放他的機盒和連接線,要有很軟的沙發,才能讓他躺在上頭和他一起打遊戲,要有個響亮的鈴鐺掛在門邊,他才能在他回家的第一時間給他一句清亮的歡迎回來。



廚房相對不重要,他不下廚,甚至他認為屋子裡不需要廚房這個地方,挪個地方擺冰箱就好,可惜那人堅持不能抹煞掉他的流理台,沒了那些廚具他該怎麼嚴格管理他的飲食?對了神谷桑你最近是不是沒有吃澱粉?被發現啦。那時他努了努嘴,笑的像是個做壞事被發現的小惡魔。



臥室該有柔軟的地毯,娘桑不喜歡冰涼的地,他說,一定要有地毯,否則咱倆分房睡。他聽他的,給他選了個看上去最舒服的,多少錢不記得了,他只記得娘桑根本沒在上面踏過幾次,倒是自己總喜歡蜷著條毯子坐趴在地板上看漫畫,或者看台本,看劇情決定姿勢。他笑他比貓還像貓,尤其是白毛的那種,看起來高貴但事實慵懶的很。

記得自己給了他一白眼,你這是嫌我老了長白頭髮了?那人急忙澄清,沒發現自己正偷偷笑他慌忙時候的可愛。



神谷伸手撥了下瀏海,翻到一根白髮,稍微用力把它從頭皮上扯了下來。



廚房的流理台還在,一點灰也沒,那人走之前把它全擦乾淨了,順便在冰箱裡塞了好多蔬菜和肉類,現在冷凍櫃裡還有咖哩塊,只不過這是他自己買的,這牌子的咖哩他很喜歡,吃不膩,有他的味道。



那人離開已經幾個月了,也許已經滿一年,神谷不想回想起來。門口的鈴鐺他拆下來了,曾經他把它擺到娘桑身上當飾品,可惜牠不喜歡,東扯西扯怎麼也弄不下來,吵的沒完,吵的他會流淚。



電視機很大,地板上電線纏成一團,有幾條甚至老舊的銅線都跑了出來,他沒管它,反正已經沒有人會急躁的讓自己修好它,電線走火?不會那麼倒楣的。



桌子上一杯冰咖啡已經退了冰,水珠延著桌延低到地板上,他趴在上頭讓皮膚浸在涼意中,濕漉漉的很舒服,也不太舒服。他啜了一口,舌頭有點麻,混著一塊碎冰他一下子吞到胃裡,一陣不適馬上衝到喉頭,逼的他嘴唇發白。





他理想中的家,要有一台很大的電視,要有冰箱,有流理台,有很軟很軟的地毯。





他又喝了一口,眼睛很紅,剛才嗆的。

那天的場景已經變的有些模糊,那人收拾好了行李,站在門口向他道別。



他永遠都不會忘記,那個離別的夏季,他的笑還是一樣溫暖,嗓音還是一樣完美的毫無破綻。他搭上自己的肩,拇指在上頭輕輕的摩擦,我走了。

然後他遞來一杯冰拿鐵,還有一個擁抱,就這麼轉身離開,一次也沒有回頭看。





神谷拿起那杯液體,全數倒進水槽,他偶爾會像這樣想起過去,想起當時他的背影。

我走了。他這麼說的,之後再也沒有回來。臥室相框印著他們的合照,在南方,他倆前兩年一起去的,慶祝神谷的生日,他給他買了一件外套,很暖很舒服,可惜買大了,最後還是回到他身上讓給他穿了。





車禍發生的時候,血液染上那件外衣,從領口到袖口,滿片都是紅。神谷趕到醫院的時候小野已經沒了心跳,家鑰匙掛在他的腰帶上,那時它散在柏油路上,刮出一道白痕。



他沒有哭出聲,他想把他抓起來罵,罵一罵也許他會醒過來裝傻和自己道歉,告訴他下次會小心。那天他扭傷了腳,從醫院回家的時候租了對拐杖。



進門的時候鈴鐺和平時一樣響叮噹,可惜再也沒有人會爽朗的朝他喊歡迎回來,再沒有人陪自己賴在沙發上打遊戲,沒有人罵自己不好好均衡飲食,沒有人跟他的貓吃醋。





他理想中的家,要有一台很大的電視,要有冰箱,有流理台,有很軟很軟的地毯。







有他。









Fin.

2016.02.28

评论

热度(13)

  1. 舞月孝美 转载了此文字
  2. 孝美南喚風予 转载了此文字